您当前位置: 新闻> 新闻详情
 
新闻详情

有关美国历史

作者:龙8官方网站-龙8游戏平台-龙8手机登录      发布时间:2020-01-15 10:03:26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十七世纪初期,移民的大潮流,开始从欧洲流到北美。在三个多世纪里,最初为数仅几百名的英格兰移民迁徙,逐渐变为干百万人势如潮水的大迁移。他们在各种强大的动机的推动下,终于在这片一度荒芜的大陆上,建立了新的文明。

  西班牙人在墨西哥、西印度群岛和南美洲建立了兴旺的殖民地后很久,第一批英格兰移民才越过大西洋到达现在叫做美国的地方。和早期涌到这个新世界的旅客一样,他们搭乘狭小拥挤的船只而来。在六至十二个星期的旅程里,他们只能吃到很少的食物。许多旅客在半路上就病死了;船只因经常遭受暴风雨的袭击而破烂不堪,有的竟沉没在茫茫的大海里。

  那些疲乏的旅客,看到美洲海岸,真有如秆重负之感。一个历史学家写道:「百里之外传来的气息,有如满园花木那样馥郁芳香。」移民最初看到的新大陆是一片苍翠的密林。当时,印第安人都住在林中,他们大多敌视外人,因此,移民一方面要应付艰苦的日常生活,另一方面又要提防印第安人的袭击。但是,那一望无际的、沿着东海岸、从北向南延伸两千一百公里的原始大森林,将是座巨大的宝库,能提供充裕的粮食和燃料,还有盖房子、制家具、造船以及赚钱的出口货物的丰富原料。

  英格兰人在美洲的第一个永久定居点是一六O七年在弗吉尼亚所建立起来的通商要塞詹姆斯敦。这个地方盛产烟叶,可以源源不断地供应英格兰市场,所以,不久之后,经济就很繁荣」。到了一六二O年,英格兰妇女被招引前往弗吉尼亚结婚成家的时候,詹姆斯河一带,已建立起许多大种植园,人口也有上千人之多。

  新大陆虽然得天独厚,资源丰富,但是,为了取得当时移民还不能制造的物品,与欧洲的贸易非常重要。在这方面,海岸线对于移民极为有用。整个海岸线上布满了无数水湾和港口。只有北卡罗来纳和新泽西南部两个地方缺乏远洋轮可进出的港口。

  奔腾雄伟的河流,如基利伯克河、哈得逊河、特拉华河,萨斯奎哈纳河,波托马克河以及其它数不尽的河流,将沿海平原和各港口与欧洲连接起来。只有一条由在加拿大的法国人所控制的圣劳伦斯河通向大陆的内地。茂密的森林和高大的阿巴拉契亚山脉阻挡着移民向西发展。只有猎人和商人才冒险进入那荒芜的地方。在一百年里,移民们都只在沿海一带密集地建立起居住地。

  每个殖民地都是自给自足的社会,有各自的出海港口。它们均为单独的实体,并且各有其独特的个性。但是,尽管有着这种个性,商业、航海、制造业及货币等问题,都超越各个殖民地的境界,需要进行共同管制;当殖民地脱离英国宣告独立以后,这些共同管制也就促进了联邦的成立。

  十七世纪移民美洲,不但需要审慎的计划和安排,而且还要花费不少金钱和具备冒险精神。来美洲的移民,必须远涉重洋,航行五千公里。他们需要用具、衣服、种子、器具、建筑材料、牲畜、武器与弹药。英格兰移民与其它国家和其它时代的移民不同,他们并非由政府组织,而是由私人团体组织。

  弗吉尼亚和马萨诸塞这两个殖民地是由特许公司建立起来的。投资人交来的公司基金则是用来装备、运输和资助移民的。

  至于纽黑文殖民地(后来并入康涅狄格殖民地),是富有的移民自己装备和输送他们的家属和仆人到那里去的。其它殖民地如新罕布什尔、缅因、马里兰、南北卡罗来纳、新泽西和宾夕法尼亚原来都属于领主,这些领主是英格兰的绅士或贵族,他们拿出一笔钱,把他们的佃户和仆人安置在国王赐给他们的土地上。

  例如,查尔斯一世赐予塞西尔·卡尔弗特(巴尔的摩勋爵)和他的后嗣约二百八十万公顷土地,这就是后来的马里兰州。南北卡罗来纳和宾夕法尼亚则是查尔斯二世的赐予。严格说,这些领主和特许公司都是英王的佃户,但他们每年只缴纳象征性的租税。巴尔的摩勋爵每年献给国王两个印第安人的箭头,威廉·佩恩每年只呈献两张海狸皮。

  最后变成美利坚合众国的十三个殖民地是新罕布什尔、马萨诸塞、罗得岛、康涅狄格、纽约、新泽西、宾夕法尼亚、特拉华、马里兰、弗吉尼亚、北卡罗来纳、南卡罗来纳及乔治亚。每个殖民地都有不同的来历。有几个甚至是其它殖民地的分支:罗得岛和康涅狄格是由马萨诸塞的人建立的,而马萨诸塞则是新英格兰各殖民地之母。佐治亚殖民地是詹姆斯·爱德华·奥格尔索普和一些英格兰人为了慈善和现实的理由而建立的。他们的计划是把关在英国监牢里的负债罪犯释放出来,送到美洲建立一个殖民地,作为抵御南方西班牙人的主要堡垒。荷兰人一六二一年建立的新荷兰殖民地,则于一六六四年改归英国人统治,易名为纽约。

  欧洲大部分移民,都是为了取得更大的经济机会才离开了家乡。这种动机往往由于对宗教自由的向往和逃避政治压迫的决心而变得更加强烈。从一六二O年到一六三五年,经济危机席卷英国,许多人找不到工作。最好的技工也只能糊口而已。农作物收成不佳,更加深了人民的痛苦。此外,发展中的毛纺工业,需要更多的羊毛供纺织之用,这样,养羊的人就开始侵犯耕地。

  在十六、十七世纪宗教变革之际,一群称为清教徒的男女,企图从内部来改革英国教会。他们主要要求是使国家教会趋于新教化,并且提倡简化信仰和崇拜仪式。他们的改革观念,破坏国家教会的统一性,有分裂人民和影响皇室权威的危险。

  詹姆斯一世执政时,一小部份分立派的人士--一个激进的宗派,大部份都是卑微的乡民,他们相信他们永远也不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改革英国国教--便离开了英国到了荷兰的莱顿。在那里,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尊奉宗教。稍后,一部分莱顿教民决定移住新大陆。这些人被人们称为「一六二O年移美的英国清教徒」。他们建立了普利茅斯殖民地。

  查尔斯一世于一六二五年登基之后不久,英国的清教徒领袖受到了他们认为是与日俱增的迫害。几个被迫停止传教的牧师也率领他们的追随者来到美洲,加入了英国清教徒的行列。他们与先前的移民不同,其中有许多富有和地位高的人,他们在一六三O年建立了马萨诸塞海湾殖民地。此后十年间,六个英国殖民地,全部都打上了清教徙的烙印。

  但是,这些并不是由于宗教的原因而来到美洲的唯一移民。威廉·佩恩和他的英国教友派教徒因为对他们在英国的处境不满也来到了美洲,并建立了宾夕法尼亚殖民地。塞西尔·卡尔弗特建立马里兰殖民地的部份原因是他担心英国天主教徒的处境。宾夕法尼亚与北卡罗来纳有许多移民都是德国和爱尔兰持异议的教徙,他们到美洲来寻求更多的宗教自由和经济机会。

  政治上的原因,也造成许多人选移到美洲。十七世纪三十年代,由于查尔斯一世的独裁统治,从英国到美洲的移民大为增加。十七世纪四十年代,英国发生了起义,在奥利弗·克伦威尔领导下的查尔斯一世的政敌胜利了,使到许多骑士党人--所谓国王的人--纷纷到弗吉尼亚来碰碰他们的运气。在德国,由于许多领地甚小的王公专权,尤其在宗教方面,实行压迫政策,加上连年战争,使得在十七世纪末期和十八世纪里,迁徙到美洲的人剧增起来。

  有以下这样一种情况:有些人对于来美洲开始新生活并不感兴趣,经过鼓吹者的游说后,也来到了美洲。威廉·佩恩曾大肆宣传,说什么宾夕法尼亚有许多良机在等待着新客。那些向穷人兜售服务合同的船长都获得巨额利润。此外,人们鼓励法官和监狱当局让罪犯到美洲去,以此代替有期徒刑。(判处「流放」)

  移民中,很少人能够负担他们自己和家属的旅费,以及在新大陆安顿下来的费用。这些无支付能力的移民的旅费和生活费,是由弗吉尼亚公司和马萨诸塞海湾公司之类的殖民机构负担的。移民则同意以合同劳工的身份替公司干活。殖民公司、领主和一些家族与准备迁来的移民商定合同内容,他们为移民付出旅费和其它费用,移民则替他们工作一个时期--通常是四年到七年。服务期满以后,他们可以领到「自由金」,有时还会包括一小块土地。

  据估计,新英格兰以南诸殖民地的移民,有一半是根据这种「契约仆人」制度来到美洲。他们大都忠实履行合同,但也有一些仆人半途违约逃跑。一般来说,这些人最后都能在他们原来落户的殖民地,或者邻近的殖民地上,取得土地,成家立室。

  按照这种制度的办法来到美洲的人,在社会上并不受到歧视。每一个殖民地里,都有一些领袖人物曾一度是契约仆人。

  十七世纪来美的移民,绝大多数是英格兰人。但中部地区也有一些荷兰人、瑞典人和德国人,南卡罗来纳和其它地方有一些法国胡格诺派教徒,还有一些零星的西班牙人、意大利人和葡萄牙人。不过,这些非英格兰移民,合共还不到人口总数的十分之一。

  一六八O年以后,大批移民来自德国、爱尔兰、苏格兰、瑞士和法国;英格兰不再是移民的主要来源了。这些新客也是因为各种原因才到美洲的。许多德国人,是为了躲避战争而来。一大群爱尔兰人则为了逃避政府和地主压迫所带来的贫穷离开了爱尔兰。从苏格兰和瑞士也来了一些逃避贫困的难民。到一六九O年,殖民地的人口多达二十五万。以后每隔二十五年增加一倍;到了一七七五年,殖民地的人口总数超过了二百五十万。

  在很大程度上,非英格兰移民尽量适应最初移民的文化。但是,这并不是说,所有移民都变成了英格兰人。他们采用的是英国的语言、法律和风俗习惯。不过,这些东西早就为了适应美洲环境而有所改变了。结果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种受新世界环境影响的英国和欧洲大陆文化的结合。

  一个人和他的家庭虽然可以从马萨诸塞移居到弗吉尼亚,或者是从南卡罗来纳移到宾夕法尼亚,完全不必在生活习惯上作任何基本调整,但是,各个殖民地还是有显着的区别。各殖民地区域之间的差别就更加显着了。

  这些殖民地,因其地理位置,大致可以划分为几个区域。在南方,因为气候温暖,土地肥沃,一个以农业为主的社会因此发展起来。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则原为冰河地带,这里土壤贫瘠多石,平地稀少,夏季短,冬季长,是一个不适宜耕作的地方。因此,新英格兰人纷纷改行。他们利用水力,建立水车磨坊以及锯木厂。大批木材可以用来制造船只,优良的港口可以促进贸易,而大海又是财富的极大来源。在马萨诸塞,单是捕鳕鱼这一行业已经成为该区迅速繁荣的基础了。

  新英格兰人居住在港口附近的乡镇里,过的是市镇生活,不少人还经营工商业。公共牧地和公共林地,可以满足在附近小块农田中工作的城市居民。由于住地集中,乡村学校、乡村教堂、乡镇议会也成立了,市民利用这些地方来商讨各项与公众利益有关的事情。新英格兰人遇到了种种相同的困难,他们在同样的山地上耕作,经营小规模工商业,很快就具有自主和独立的特色。

  这些品质,在一百零二位远涉重洋、疲惫不堪的先驱者身上就可以看到。他们是第一批在马萨诸塞东南伸向大西洋的科德角半岛登陆的人。他们在伦敦(弗吉尼亚)公司赞助下到美洲,因此,他们的目的地是弗吉尼亚殖民地。但他们乘坐的「五月花」号船,在很北的地方靠了岸。经过几星期的考察,他们决定不再到弗吉尼亚去,而就在登陆的地方定居。他们选择了普利茅斯港附近地区作为殖民地。第一个冬季虽然风雪凛冽,但他们终究捱过去了。

  人们在普利茅斯为生存而奋斗的时候,其它定居点也在附近建立起来了。一六三O年以后,马萨诸塞海湾区域(波士顿)的定居点,在开发新英格兰中起了重要的作用。这个殖民地是在皇家的特许下由二十五人建立起来的,以约翰·温思罗普总督为首领。这里的移民决心克服困难,并立刻投入到为生存而进行的顽强斗争中去。

  十年之内,又来了六十五位传教士。由于殖民地领袖们的坚定信仰,马萨诸塞建立了神权政治。理论上,政教是分离的,但在实际上,政教则是合一的,所有机构都从属于教会。不久就建立了一套神权的、专制的政制。但是,在乡镇会议上,还有讨论公共问题的机会。所以,移民们也就获得一点自治的经验。城镇虽然围绕着宗教团体在发展,但全体居民,由于拓荒生活的艰苦,共同负担着市政责任。可是,若干年来,教士们和保守的教友,还是希望保持一致尊奉宗教的原则。

  他们并没有能够束缚每一个公民的思想。罗杰·威廉斯是一个反叛的牧师,对没收印第安人土地的权利,和政教合一的好处,

  [Map - 这是一七二九年赫尔曼.莫尔所绘制的新世界早期地图。美国革命之前,殖民地的许多边界,纠纷时起,莫衷一是。]

  都表示怀疑。他因为「散布反对地方长官权威的危险的新思想」,终于被立法机构放逐。他跑到附近的罗得岛向友好的印第安人购买土地,不久他便在罗得岛上建立了一个殖民地,其原则是人们可以有信仰的自由,政教必须永远分离。

  但是,异教徙并不是唯一离开马萨诸塞的人。正统的清教徙为了寻求更好的耕地和机会,这时也纷纷离开了那个殖民地。譬如说,人们听说康涅狄格河流域的土地非常肥沃,在贫瘠土地上耕作的农民就很想到那里去。很多人都愿意冒印第安人袭击的危险,去找寻平地和富饶的土壤。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在建立政府的时候,扩大了选举权,即使没有参加教会的人,也可以投票。马萨诸塞的其它移民逐渐向北移动。不久,寻求土地和自由的男女们在新罕布什尔和缅因两地又建立了殖民地。

  在马萨诸塞海湾殖民地逐渐间接地向外扩展的时候,其内部力量日趋壮大,商业也蒸蒸日上。该世纪中叶以后,马萨诸塞日益繁荣,波士顿成了美洲最大的港口之一。东北部森林地带盛产各种木材:橡木可以制船身,高大的松树可以制造桅杆,沥青可以浇灌船缝。他们自己建造船只,把船开到世界各国的港口去。马萨诸塞湾的船老板们为海上贸易打好了基础,这种贸易后来日趋重要。在殖民地时期结束时,悬挂英国国旗的船只之中,有三分之一是美洲制造的。剩余的粮食、船上用具与木器增加了出口贸易。新英格兰的船主,很快就发现甜酒和奴隶是很能够赚钱的商品。

  中部诸殖民地,形成了第二个大的组群,比新英格兰还要复杂,更为开放,而且更宽容得多。宾夕法尼亚和它的附属殖民地特拉华的最初成功,应该归功于威廉·佩恩。佩恩是一个教友派教徒,他的目的在于吸引各种不同信仰和国籍的移民。而且,他决心用公正诚实的方法对待印第安人。他和印第安人缔结了协议,又严格遵守这些协议,因此,在荒野上维持了和平。

  殖民地的事务进行得非常顺利而且发展也很快。威廉.佩恩来了不到一年,三千名新公民跟着来到宾夕法尼亚。费城是这个殖民地的心脏,这个城市,不久就以宽广的林荫街道、结实的矿石房子和繁忙的码头驰名于世。殖民地时期结束时,有三万个讲不同的语言,信仰和职业各异的人,住在那里。教友派教徒,由于颇会经营企业,使费城成了当时美国最兴盛的中心之一。

  教友派的教徒们虽然控制了费城,宾夕法尼亚的其它地方仍不乏其它各种血统的人。德国人成了这个殖民地最熟练的农民。他们通晓家庭工业,诸如纺织、造鞋、制箱之类。这些对于促进殖民地的发展,也非常重要。宾夕法尼亚也是大批苏格兰-爱兰尔移民进入新大陆的门户。他们是剽悍的拓边者,随意辗占土地,然后用来复枪来保护他们的权利。他们相信代议制政府、宗教和教育。当他们向内地不断推进时,更成了新文化的开路先锋。

  宾夕法尼亚的人种尽管复杂,但语种众多的地方则首推纽约。一六四六年,哈得逊河沿岸的居民中有荷兰人、佛兰芒人、瓦龙人、法国人、丹麦人、挪威人、瑞典人、英格兰人、苏格兰人、爱尔兰人、德国人、波兰人、波希米亚人、葡萄牙人和意大利人。他们是数百万后来者的祖先。

  荷兰人占有新荷兰(后来易名纽约)前后达四十年。但是,他们不是一种移民。他们在外地享受的政治和宗教自由并不比在荷兰的多。而且,荷兰西印度公司发觉,很难找到胜任的官吏来管理殖民地。一六六四年,英国人对殖民地重感兴趣,就用武力把荷兰的殖民地占领了。但其后很久,荷兰人对纽约还一直有着社会上和经济上的重大影响。荷兰式的人字斜屋顶建筑永远是纽约风景的一部份,荷兰商人也给纽约带来了忙碌的商业气氛。

  荷兰人也使纽约人的生活方式,和波士顿清教徒的方式完全不同。在纽约,假日期间居民时常饮酒作乐。荷兰人许多习俗,比如新年时访问邻人,庆贺圣诞老人来临等,一直流传多年。

  纽约的管辖权移交英国之后,英国行政长官理查德德·尼科尔斯开始修订纽约的法律制度。他一步一步地修改,而且做法非常聪明灵巧,结果,不仅英格兰人对他推崇备至,荷兰人也很爱戴他。乡镇政府具有新英格兰的自治特色,不到几年,遗留下来的荷兰法律和习俗与英国的惯例便相互融合在一起了。

  到了一六九六年,纽约居民约有三万人。在富庶的哈得逊河、莫霍克河以及其它河流两岸,许多大型庄园兴旺发达起来。佃农和自耕农也帮助了这个区域的农业发展。绵延起伏的草原为牛、羊、马、猪提供了饲料;人们也开始种植烟草和亚麻;水果,尤其是苹果,产量甚为丰富。皮货贸易对殖民地的发展也作出了贡献。自纽约市以北二百三十二公里的奥尔巴尼以下,哈得逊河可以通航,把皮货运往繁忙的港口。

  弗吉尼亚、马里兰、南北卡罗来纳和佐治亚等南方殖民地与新英格兰及中部诸殖民地显然有所不同。南方以农业为主。弗吉尼亚的詹姆斯敦是新世界最早的英国殖民地。一六O六年十二月下旬,大的有一百人,在伦敦殖民公司资助之下,到新大陆来探险。他们梦想找到黄金;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在荒野上成家立业。他们的首脑人物是约翰.史密斯船长。尽管争吵、饥饿的事常常发生,而且随时随地有遭受印第安人袭击的危险,但史密斯的毅力,使这块小殖民地在最初几年得以维持下去。

  最初,资助开辟这块殖民地的公司,一心希望迅速发财,要移民们集中精力去生产木材以及其它的产品,以便在伦敦市场上出售,却不让他们种植他们生活所必需的农作物。苦苦熬过几年之后,公司把原来的要求放宽了,并且把土地分给移民。

  一六一二年,有一件事使弗吉尼亚的经济起了巨大的变化。这就是发现了将弗吉尼亚烟叶加工的方法,使它适合欧洲人的口味。第一批烟叶于一六一四年运抵伦敦,十年之内,烟叶成为弗吉尼亚主要的财源。

  种植烟草的土地经过几次收成之后,都变得贫瘠了。农民不得不另辟新地;他们很快沿着水道上下分散开来。因此,这个区域里没有城镇,就是首府詹姆斯敦,也只有很少的几户人家。

  来弗吉尼亚的移民,大都是为了改善他们的经济地位。但是,近邻马里兰的移民,不仅出于经济上的考虑,而且也是为了宗教上的理由才迁移来的。卡尔弗特一家想在马里兰建立一个天主教徙避难所,与此同时,他们对建立庄园、经营获利的事,也发生了兴趣。为此目的,也为了避免与英国政府发生摩擦,卡尔弗特家族同时也鼓励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前来。

  在社会结构和管理形式方面,卡尔弗特家族想使马里兰成为一个贵族统治的地方,一切依照旧传统。他们试图以国王的特权来统治这块土地。不过,在这个边疆的社会中,独立的精神是非常强烈的。在马里兰,如在其它殖民地一样,当局无法回避移民得到英国习惯法所规定的保障个人自由的坚决要求,他们也无法规避移民通过代议制议会参政的天赋权利。

  马里兰所发展的经济和弗吉尼亚的经济极其类似。两者均以农业为主,有一个具有控制力量的大种植园主阶级;两个地方都有自耕农耕耘的偏僻地区,一年只能收割一次。在十八世纪中叶之前,两者都受到奴隶制度的严重影飨。

  在这两个殖民地里,富有的种植园主严肃对待自己的社会职责。他们出任治安推事、民团团长、立法议会议员。但是,自耕农也可以参加大众议会,担任政治上的职务。他们直言不讳的独立精神,不断警告实行寡头政治的种植园主不要过分侵害自由民的权利。

  到了十七世纪末叶、十八世纪初叶,马里兰和弗吉尼亚的社会结构都具有一些一直持续到南北战争时期的特征。种植园主凭着奴隶劳工,控制了大部份的政治权力和肥沃的土地。他们兴建豪华的住宅,过着贵族式的生活,和海外的文明世界保持联系。而在社会经济地位上仅次于他们的,是一般农民,他们都希望在偏僻地区的新地上创造繁荣。最穷的是那些小农民,他们必须与拥有奴隶的种植园主竞争才能生存。不论在弗吉尼亚和马里兰,都没有形成大的商人阶级,因为种植园主是直接和伦敦进行贸易的。

  南北卡罗来纳注定成为南方的贸易中心,主要的港口是查尔斯顿。在这里,移民们很快学会了把农业和商业结合起来,市场是使地方繁荣的主要原因。茂密的森林也是财源之一,木材、焦油以及马尾松的松脂,是世界上最好的造船材料。南北卡罗来纳不像弗吉尼亚那样只局限于生产一种作物,那儿也出产和出口大米和靛青。一七五O年,南北卡罗来纳两个殖民地共有居民的十万人。

  在南方,像在其它殖民地一样,偏僻地区的开拓和发展尤为重要。人们在海岸附近的殖民地里找不到更多的自由,便开始向内地推进。在沿海各地找不到肥沃土地的人,或者是那些把土地用贫瘠了的人,发现西部的山区里颇可立足。因此,内地很快就有了欣欣向荣的田庄。低微的农民,并不是唯一喜欢内地的人。举一个例子来说,一位很能干的测量师彼得·杰斐逊--美国第三任总统托玛斯·杰斐逊的父亲--就在山地里住了下来,用一碗混合甜饮料买了一百六十公顷的土地。

  住在印第安人附近的居民,把小屋当作堡垒。他们以锐利的眼睛和自己所信赖的滑膛枪进行自卫。这些边疆居民由于环境所迫,都成为非常坚强和自食其力的人。他们在原野上开辟道路,焚林开荒,种植玉米和小麦。男人穿着鹿皮衣服,女人则穿着自己纺制的衣服。鹿肉、野火鸡和鱼是他们的食物。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娱乐方法,比如举行盛大的烧烤会,为新婚夫妇暖屋,射击竞赛以及比赛缝垫被褥等。

  大西洋海岸地区和内地的殖民地之间,早已存有明显的裂痕。偏僻地区来的人,在政治辩论上常常侃侃而谈,抨击旧习惯和旧传统的惰性。由于旧殖民地的人,可以轻易地在边疆地区建立一个新家庭,这对防止旧殖民地当局阻挠进步和改革,是个有力的因素。海岸地区的当权人物,不得不常常放宽政策,放宽取得土地的条件以及宗教习惯等。否则,人们都要离开旧殖民地,相继到边区去谋生了。在发展中国家建立起来的朝气蓬勃的社会里,故步自封是行不通的。向山地推进,对后来整个美国的前途是有着重大的意义的。

  在殖民地时期建立起来的美国教育和文化的基础,对于未来,也具有同样重要的意义。哈佛大学于一六三六年在马萨诸塞成立。十七世纪末,弗吉尼亚成立了威廉与玛丽学院。几年后,康涅狄格又成立了一所高等学府,那就是后来的耶鲁大学。但最值得注意的一点,就是一种由政府当局创办的学校制度的成长。一六四七年,马萨诸塞海湾殖民地开始实行义务小学教育。不久,除罗得岛外,其它新英格兰的殖民地也相继实行。

  在南方,由于地区辽阔,庄园四处分散,因此,开设像北部密集居住地的那种乡镇学校是办不到的。有些种植园主和他们的邻居们便一起请几个家庭教师来教育他们的孩子;另一些人就把子女送到英国去受教育。

  在中部诸殖民地,教育情况各有不同。纽约的居民忙着做生意,追求物质上的进步,没有工夫注意教育事业,因此,教育比较落后。学校没有经费,皇家政府建立公立学校的努力,时断时绩。普林斯敦的新泽西学院,纽约市的国王学院(即现在的哥伦比亚大学),新泽西的新伯伦瑞克的皇后学院(即现在的拉特格斯大学),都是到十八世纪中叶才成立的。

  在教育工作方面,诸殖民地中以宾夕法尼亚最为积极。这裹的第一所学校,是一六八三年成立的,教学生读书、写作和记帐。自此以后,每一个教友派的社区,都给本区儿童提供某种初级教育。更高深一点的课程,如古文、历史、文学等,则在教友派公立学校里教授。这所学校至今还在费城,校名为威廉·佩思公立学校。这所学校对贫民不收学费,富家子弟则须缴费。

  在费城,许多与教会无关的私立学校,都教授语文、数学和自然科学,成人还可以上夜校。人们并没有忽视妇女教育,私人教师则教费城有钱人的女儿学法文、音乐、舞蹈、绘画、歌唱、文法,有时甚至还教记帐。

  宾夕法尼亚的教育和文化事业的发展,主要得益于两个人:詹姆斯·洛根和本杰明·富兰克林。洛根是该殖民地的秘书,年轻的富兰克林,就是在他的图书馆里看到了最新出版的科学书籍。一七四五年,洛根盖了一所藏书楼,把藏书楼和里面的书籍统统送给费城。富兰克林对费城的文化事业的贡献则更大。他创建了一个叫做「讲韬」的学会,那是美国哲学学会的萌芽。由于他的努力,费城才成立一所公立学校,即后来的宾夕法尼亚大学。他还是第一个订阅图书馆的发起者,他将这家图书馆称为「北美订阅图书馆之母」。

  在南方,庄园之间互相交换各种学术书籍,如历史、希腊和拉丁文经典著作、科学和法律书籍等。南卡罗来纳的查尔斯顿,早成了音乐、绘画和戏剧的中心。一七OO年前,一家地方图书馆在这里成立。在新英格兰,最初的移民是带着他们的小图书馆来的,后来又陆续从伦敦进口图书。早在十七世纪八十年代,波士顿的书店生意就很兴隆,出售古典文学、历史、政治学、哲学、神学和文艺等书籍。

  我们会通过消息、邮箱等方式尽快将举报结果通知您。